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新闻

亲历五台山的假和尚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22:51 编辑:

和尚在路边说法,动机可疑
  五台山佛教的名声是很大的。那里历代名僧辈出,充满传奇。生活在五台山的和尚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?我对此一向有所好奇。今年夏天我和几个朋友去山西旅游,在五台山住了两夜,对五台山的和尚有了点皮毛的接触,在此谈谈感想。  这次去山西,最先接触到五台山的和尚,竟然是在山西省会太原市的一家高档宾馆里。那天早上8点多,我们在宾馆自助餐厅吃早餐,准备9点出发去五台山。当我们几个人快吃完的时候,旁边餐桌走过来一个年青的身穿青布衫的和尚,很温和地对我们说:“你们是去五台山吧?多烧烧香。多烧烧香。”我们没有想到,在这种场合会有人来和我们搭腔,而且还是个和尚。我们不知道他的意图,但他这样说,我们觉得也没有恶意,所以就应和着说:“是的,我们是要去五台山。”那年青和尚说:“五台山是个好地方,去烧烧香,对大家都有好处。”说完这些,他又话题一转,冲我笑着说:“你这位先生很有佛缘。”我有些吃惊,他怎么单说我有佛缘?见我不解的样子,他接着说:“那边有一位老法师,想请你过去说几句话。”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右边隔着一张桌子,坐着一位约五六十岁的老和尚,正看着我微笑。对这样的邀请,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正好我对佛教还有点兴趣

\

,早餐也已经吃完了,就决定过去与老和尚聊聊天,看他能说些什么?一起吃早餐的朋友见我要与老和尚谈天,就先离开餐厅去整理行李了。  那张桌子只有老和尚一个人,已经吃完早餐,在喝咖啡。我过去后坐在他的旁边。他仍然和善地看着我,低声细气地对我说:“你这位先生不一般,很有佛缘,所以我要与你谈谈。”我看他要促膝长谈的样子,忙说:“我马上就要走的……”他说:“那我和你谈五分钟。”我说:“五分钟也太长了……”他立即说:“那就谈一分钟。”他这样说,我就不好拒绝了,于是就听他讲。  老和尚很肯定地说:“你是一个与佛有缘的人。”说着,他递给我一张名片:“我在五台山出家,今天与你有缘相识,很高兴。”我看名片,原来他是五台山法雷寺的“监院”。难道我今天遇到高人了?我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佛缘?”他说:“从面相上可以看出来。你这个人很聪明,对世事有领悟力,能够看清事情的本质,这就与佛有缘了。”他这样说的时候,我就不由地在想:这话说得似乎也有点道理?接着他又说:“但是你做事不够果断,有时候犹豫不决。”我想这好象也是有一点的。他说:“如果你做事果断,就会有很好的结果。”我正在顺着他说话的思路想,他说:“八月份以后,你会有大吉祥。你一切事情都会很顺。”说着,他把一串珠子放在我的面前:“我要送你一件东西。” 我接过来一看,这是一串木质的珠子,每颗有玻璃弹子般大,大约有十来颗,可以戴在手腕上的那种。他说:“这串珠子是在五台山开过光的,送给你,与佛结个缘。到五台山的时候,多烧烧香。”直到这时,我还想不通自己遇到了什么人。往好里想,难道真有佛教高人在给我指点迷津?往坏里想,这个和尚也没有要求我付出什么?我想,如果真是有高人在指点我,这佛教还确实有点奇妙无比、高深莫测啊!这样的话,我对佛教徒还真得刮目相看了。想到这里,我希望这次交谈最好就到此结束,可以留下无穷回味。于是我对那老和尚告辞说:“我该出发去五台山了。”  这时,老和尚说:“现在你已经与佛结缘了,你应该想想怎样助缘。多助缘,佛缘才能不断加深。”我一听这话,感觉味道不对了,问:“怎么助缘?”他说:“我们法雷寺正在修建,就看你的意愿……”我一听这话,心里越发凉了半截。原来这和尚还是未能免俗,说了半天还是要钱。于是我站起身来,也不想与他多说,只是“果断”地把木珠手串往桌子上一放,说:“好了!我走了。”那和尚明白我有些生气,却也不再纠缠,仍然笑眯眯地看着我。  我离开餐厅时想:“这一定是个假和尚,寺院的监院还能到公共场合来如此化缘?”后来听说,这两个和尚在电梯里也向别的旅客这样搭讪,就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当天下午,我们到了五台山,安顿住下后就去看寺庙。在一处台阶上,我看到有一个和尚在磕长头。他走三步,全身趴下去贴在台阶上,双手合拢举过头顶,拜上一拜。然后再起身,走三步趴下去……我脑子里首先跳出一个念头:这个和尚一定是在做功课,这么认真。到底是五台山,还有这样虔诚的和尚!我随手拍了两张照片。这时我又看到另一个穿普通衣服的中年男人站在一旁盯着和尚,一副很关心和尚的样子。这个人见有两个小姑娘从山坡下喘着气爬上来,便叫住她们:“小姑娘,来看看这个和尚多么有毅力!快赞助他一点,菩萨会保佑你们的。”两个小姑娘并没有理睬他,在和尚旁边稍停了一会儿,继续往上爬去。这时我才发现,原来这个磕长头的和尚身边有一只塑料小盆,里面有许多路人施舍的零钱。于是我对这个和尚的行为产生了怀疑,他究竟是在修行,还是在路人求施舍?在离开这个和尚之后,我还反复想到这个和尚的行为,究竟应该怎样理解?忽然,我想通了:这一定是个装出虔诚的举动,来吸引信众向他施舍的假和尚!因为来五台山的游客大都对佛教有点信仰,他们特别容易对虔诚的和尚产生好感,愿意捐款给他们。于是就有假和尚来装虔诚,骗钱。这一逻辑就把一切现象解释清楚了。否则,这个磕长头的和尚怎么会在身边有一只装钱的小盆呢?  我们在寺庙群和台怀镇走了一圈,还碰到其他的和尚。有一个和尚在一处寺院偏僻的墙边上端坐着,似乎在练习禅定。他坐的位置远离游人,所以我认为他可能是个真心修炼的和尚。还有一个和尚在一座塔前孤零零地坐着,正津津有味地读一本佛经。夕阳下,他念得十分陶醉。我走过去观察他,给他拍照片,他都浑然不觉。我认为,这也是一个真和尚。在车站等公共汽车时,见到一个很年轻、很文雅的和尚。我向他问了一些五台山的情况,他很客气地回答我,并没有要向我兜售什么的意思。我感觉他大概是个佛学院学生,很正派,有出世相。我还隔着一条马路,看见对面有两个和尚坐在路边,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和尚正在向一位妇女讲着什么。我觉得这位妇女可能是被和尚缠上了,正在被动员捐钱助缘。来五台山的人应该特别容易听从和尚的建议的。总之,在匆匆一瞥之间,我对五台山的和尚群体有了一个基本的印象:真和尚应该确实是有的,但假和尚混迹其中的也并不少。  第二天早上,我们的游玩项目是上黛螺顶。天下了几阵小雨后又放晴了,游客仍然很多。那条上山的小道,台阶修得很整齐。我们慢慢地往上爬去,路上不时的看见有和尚的身影。每当看到和尚,我就要特别地观察他们,判断一下:这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?结果发现:在这里忙碌的,几乎都可以归类为骗钱的假和尚!  这里不妨细述一下:  1、有站在甬道旁的和尚,手里拿着印着佛像的小画片,看游客从他身边走过,就会不时地搭讪:“这位先生,过来,过来。送你一个佛像,与佛结个缘。”“那位大姐,来来来,跟你说几句话。”这种和尚一看便知,与我在太原见到的假和尚是同一种类型,而且手法更加低劣。  2、有在甬道上磕长头的和尚,动作缓慢,一副虔诚的模样。但他们身旁放着的收钱的小盆表明,其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博取人们的敬佩之情,给他们捐钱。  3、有几个和尚一手拿个小扫帚,一手拿个小畚箕,在甬道上扫树叶杂草之类。其实甬道很干净,扫半天也没有多少垃圾。我看了一阵,恍然大悟,原来他们也是在演戏。现在的人们受环保宣传的影响,容易对环保行为产生好感。这些假和尚利用这一点心理来曲线图钱,的确比那些直白的乞讨来得高明。  4、还有一个只有一条腿的和尚,拄着一根木头拐棍在艰难地攀登甬道,看了真让人同情。但他随身带的一只装钱的盆子,使他露出了马脚。后来见他下山,一瘸一拐的速度飞快。可见他在这条甬道上已经久经锻炼,根本不是偶来朝圣的残疾和尚。  5、有一组三个和尚,两大一小。小和尚站在甬道中间,两个大和尚站在一旁。见游客上来,大和尚就说:“帮帮他吧,这孩子想去佛学院读书,没有路费。帮帮他,让他去上学吧。”小和尚则拖着鼻涕可怜巴巴地看着游客。这是在演双簧戏。  6、还有一个和尚坐在人来人往的甬道上,手里拿着一本佛经在看。不知他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才看得进去,还是另有所图?反正有几个妇女对他特别崇拜,齐刷刷地跪在他的身边,求他开示一二。这和尚说法,不会是免费服务吧?  7、再有一个和尚似乎是个疯癫僧。他对身边走过的游人不理不睬,只顾着自己在那里一会儿喃喃自语,一会儿大声喊叫,一会儿呆若木鸡,一会儿上窜下跳。仔细一听,他断断续续在说:“一切都是空的!……有什么放不下?……人为什么要贪?……”原来他是在学济公和尚,放长线钓大鱼!  8、甬道的山脚下有一处寺院正在修建。寺院门口放着一块公告,明码标价告诉游人,捐多少钱给寺院,可以在寺院刻的碑上留下功名。这里虽然看不到和尚的身影,却也是他们求财的老套路。许多地方的寺院都是这样:修一半,然后放在那里等人捐助,十年八年地修不起来是常事。  黛螺顶甬道上所见的假和尚骗钱招数,明的暗的千奇百怪,几乎可以称之为“大全”了。这也许是五台山因佛教文化发达、香客众多派生出来的一种亚文化现象。  我想,在五台山来来往往的

\

僧侣中,必定有真心修行、学问高深的教界精英在支撑局面,否则五台山佛教早就走向衰落,难以维持了。但在外围的亚文化里,也难免有滋生着丑陋的角落。在这种角落里,即使是真和尚也会被看作是假和尚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假作真时真亦假”。  也许有人会说:谁能说得清楚,什么是真?什么是假?真假只在一念之间。是的,真假的确是在一念之间。有人放下屠刀,就能立地成佛。不过即便如此,我认为五台山佛教当家的,仍然有必要扶正却邪,清理门户,严格丛林规矩。唯有如此,五台山才能真正成为天下人向往的佛门清修之地。

本文链接:亲历五台山的假和尚

上一篇:佛教认为世事都是无常的,那死亡是不是也是无常的?

下一篇:佛教的「驭心术」

大家还在看